新闻中心
联系我们 contact
CELL PHONE NUMBER

百度(宜昌)地区营销服务中心

地址:宜昌市大连路33号清华科技园

手机:18671793211(微信同号)

QQ:386771678(微信同号)

联系人:吴经理


行业新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
如果能有一个医生告诉他真相,或许“魏则西”有另一种选择

2016-5-7 15:29:08   点击量:

大学生魏则西因罹患滑膜肉瘤,辗转多家医院治疗,病情不见好转。最后通过百度搜索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,在花光东凑西借的20多万元后,仍不幸去世。

就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百度搜索,所有人的责骂把百度推向了风口浪尖的时候,也许这样的观点会让人觉得在为百度开拓,但笔者就事论事,不喜勿喷。从“滑膜肉瘤”帖子最早曝出的事实来看,患者在到武警二院的肿瘤中心行细胞免疫治疗之前,就已在各大医院寻求了迄今为止治疗肿瘤的三大常规疗法:手术、化疗与放疗。各大医院几乎一致的结论:现有常规疗法对患者已无治疗价值。

在魏则西同学的就医经历出现后,他的遭遇的确令人同情:这是一个典型的“中国式求医”故事:父母变卖家产,四处奔波,为儿子治病,最终人财两空。类似的悲剧屡屡重演,这不禁让我们反思一个问题——

假如一个人到了绝症,是该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治疗,最终千金散尽?还是该顺应规律,保守治疗,让病人平和的离去?


面对16岁的绝症病人,医生这样劝慰

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、北京肿瘤医院结直肠肿瘤外科主任医师 顾晋在他的微博上,就讲述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——


顾晋

看到22床的病理报告,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个16岁的花季少女竟然是结肠癌的晚期!肝脏的检查也显示是转移。孩子的父母用焦急的目光看着我,

“大夫,我的女儿还有救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哇”的一声,孩子的妈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失声痛哭。

快下班了,孩子的父亲找到我,和我进行了一场艰难的谈话。

“大夫,我有两个孩子,这个女孩是我的老二,她还有一个哥哥,明年要结婚了。我和孩子的母亲都是农民,我们是卖了家里能卖的一切值钱的物件儿来给孩子看病的,您说,这孩子到底有没有救啊?”

“我实事求是地告诉您,您的女儿得的是结肠癌,已经是晚期了,尽管现在有手术的可能,但是总的来讲,预后很差,她的生命只能用月来计算了。”我说。


“大夫,手心手背都是肉,我们是农民,给她做手术如果能治好我们豁出去了,只要女儿在,儿子结婚再等几年也行!但是,如果即使手术也就活几个月,我和孩子他妈就难了!儿子结不了婚了,我们今后的日子就没法儿过啦!”父亲捂住脸,竟也“呜呜”地哭出了声。

“您看这样好不好”我知道这时候是我作为医生应该说实话的时候了,尽管我可以不说,也可以冷漠地在一旁做我该做的事情。但是,我还是觉得我有义务告诉他们真相,有义务让他们做出理性的抉择。

“我理解你们的情感,我也有自己的孩子,我也知道爱孩子的感觉。但是我作为一个医生必须告诉您真相,您的女儿病的很厉害,即使是做了手术预后很差,如果我们现在就是朋友,我要劝你们做父母的是,带孩子回家吧!不要去其他地方看了,都是瞎花钱了。现在疾病已经让孩子备受折磨,生不如死,活着对她来说是受罪,你们也看到了。不是钱的事儿,也不是父母不救她,是疾病太厉害,活一天受一天罪,这值得吗?放手吧,带孩子回家,好好照顾她,让她少受痛苦。毕竟,你们一家的生活还得继续,日子还得过啊!”

孩子的母亲泣不成声,父亲紧紧握住我的手,什么也说不出来...


有时候真相,是医生最不忍说的话

我知道,作为父母谁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?但是,这种选择是理性的,客观的。

作为肿瘤科医生,我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,肿瘤的晚期病人,有时真的是度日如年,但是作为家属很少能够体会患者的内心,几十年的相濡以沫,十几年的养育之恩,怎么可能谈到放弃呢?这个时候的家属,大都从他们自身的情感出发,少有考虑病人的真实感受。

有时候感情代替不了现实,代替不了饱受疾病折磨的躯体感受,代替不了病人想放弃的意愿。因为,医学是有限的,有的时候医学是无奈的。一味无效的抢救,增加了病人的痛苦,并没有减缓家属的煎熬,到最后是两败俱伤,身心疲惫。

作为肿瘤医生,我看得最多的是饱受疾病折磨的病人,由于家属难以放手,无奈地忍受着气管插管,心脏注射,他们有时候对这个世界并不留恋,活着更是一种煎熬。

他们有时候是带着对这个世界的厌恶走的,他们怨恨他们的亲人,躺在病床上的他们,孤助无缘,欲哭无泪,生不如死。此刻,医生们该说这些话让家属放手吗?

我真心地希望我们的医生们:要用心去做,用真心去关爱那些病人,告诉他们的亲人,对于晚期饱受疾病折磨的病人来说,放手也是一种爱!

或许你看完后会认为,这是医生站着说话不腰疼,但其实,如果绝症病人是医生自己的至亲,他们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——

一名医生为患癌父亲,作出这样的最后选择

2012年,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康复医学科主任医师 陈作兵,在父亲患了恶性肿瘤晚期后,为自己的父亲作了这样的选择——


78岁的父亲是腹膜恶性间皮瘤,属于恶性肿瘤晚期,全身转移,发现的时候,已经属于后期了。

由于肿瘤晚期,全身转移,无法手术。同事亲友们纷纷提出一系列治疗方案,包括化疗、放疗、热疗等。

在普外科,很容易看到那些肿瘤晚期的病人,头比细弱的身体大许多,有的只是躺着,浑身插满管子,看上去无声无息。

眼见许多恶性肿瘤晚期的病人瘦骨嶙峋,痛苦不堪。父亲找到医生说:“我实在不愿意再看着儿女这样奔波劳累,也不愿意自己变成别人那个样子。”

得知父亲的想法后,我对父亲说:“爸爸你放心,走的时候,我绝对不会让你那么痛苦——最后一定让你安安静静没有痛苦地走。”


父亲听到这句话,几天后,开始安排自己的后事。回到老家后,母亲陪伴着父亲,父亲不再吃药,不再打针,只吃些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,猪肉,鱼肉,牛肉,鸡肉……母亲每天换着花样给父亲做,爸爸吃得很开心,一直到去世,他也没有像晚期肿瘤病人那样变得很瘦。

2012年3月22日,父亲去世。那天凌晨三点钟左右,母亲打电话告诉我,父亲病危,医生问要不要抢救——这样的程序,我自己也做过许多次,心脏按压起搏(因为晚期肿瘤癌症病人十分虚弱,很容易压断肋骨),切开气管,插进直径超过三厘米的管子,上呼吸机,24小时补液,包括盐水、营养液,消炎药,阵痛药,镇静剂。即使是用最新的抗肿瘤药物,一针剂几千元,也不过是延长一个月或者几个月的生命;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病人意识似有似无,逐渐多脏器衰竭,有的脑死亡之后,家属依然会让医生继续抢救……

在电话里,我告诉母亲,如果父亲万一昏迷了或者呼吸心跳停止了,不要采取积极的抢救措施了,让他安静地离开吧。三个多小时后,父亲平静地离去了。

中国的孝子们,看到父母忍受病痛折磨时,赶紧买几斤“人参”,煎汤灌下去,希望父母多喘几天气,即使半天也好。我的一位教医学的先生却教给我医生的职务道:可医的应该给他医治,不可医的应该给他死得没有痛苦。

对于绝症病人,或许还有更好的选择:姑息治疗

对于绝症病人,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医师 赵进明认为,与其千金散尽,寻求根治,或许姑息治疗是更好的选择!


在人们的传统观念里,不放弃任何希望,即使癌症患者到了晚期,已经没有治愈的可能,依然还要借钱卖房的治疗。千金散去暂且不说,就病人的痛苦的痛苦而言,也是对他们更大的折磨。

或许对于患者和家属,我们还有更好的选择,比如“姑息治疗”。

姑息治疗≠放弃治疗。“姑息治疗”是相对根治性治疗而言的,是指对那些失去了根治机会,采用的治疗。

“姑息治疗”虽然不能根治肿瘤,但通过综合的、合理的治疗,能缓解肿瘤造成的各种症状和疼痛,减轻患者的痛苦,让病人尽可能高质量的享受余下的时光和生活,有尊严的度过余下日子。

我们在想,如果魏则西在经历了各大医院的正规治疗后,有医生告诉他这些,或许他就不会做出最后的那个选择。

宜昌的企业家朋友,如果有疑问或者有不一样的观点,欢迎拨打宜昌百度电话18671793211,不打不相识!


在线客服

技术支持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产品咨询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